金磚國家,看上去真的很美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財匯資訊,摘自:第一財經日報) 2011-11-15 06:09:02

深秋時節,美麗的海濱小城戛納,二十國峰會前的例行碰頭會上,“金磚五國”代表正在就是否援助歐洲交換看法,最後巴西、俄羅斯明確表明將援助歐洲。而以“金磚五國”為代表的新興市場國家是否救助歐洲一直是近期媒體

深秋時節,美麗的海濱小城戛納,二十國峰會前的例行碰頭會上,“金磚五國”代表正在就是否援助歐洲交換看法,最後巴西、俄羅斯明確表明將援助歐洲。而以“金磚五國”為代表的新興市場國家是否救助歐洲一直是近期媒體關注的焦點。由於這些國家擁有大量的外匯儲備,拯救歐債危機的希望被寄托在他們身上。歐洲央行新任行長德拉吉上任后的首次講話強調,雖然歐洲經濟下滑風險已經開始顯現,但是歐元區的經濟活動將從新興市場持續積極的表現中受益。

對於美國不斷擴大的債務赤字,美國最大的債主中國以及印度對其債務問題提出警示。而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近一次的份額改革中,新興大國和發展中國家總共新增了6%的份額。雖然沒有動搖美國在IMF的絕對優勢,但這也是新興國家參與國際治理的重要進步。一些西方的智庫媒體甚至表示,世界的未來屬於中國等“金磚國家”。

在世界經濟一片哀鴻遍野的景象下,“金磚國家”似乎風景獨好,它們以一種群體性崛起的姿態,日益融入到國際治理安排中,成為國際博弈中不可忽視的力量。

經濟主力軍

在金磚國家為代表的新興國家實力不斷上升、世界金融危機和西方實力相對衰落的大背景下,金磚國家正在向更多的發展中大國爭取國際話語權和法則制定權。

金磚國家天然稟賦較好,它們的經濟體系大,人口眾多,面積廣大,資源豐富。過去十多年間,很多國家逐步發展市場經濟,擴大與發達國家的交往,積極融入世界經濟體系。而金磚國家之間的合作也是潛力巨大,中國的制造業、俄羅斯的能源行業、巴西的礦業和印度的信息技術產業之間存在較強的互補性。由於他們的經濟和金融體系不完全開放,各自的內部市場占據重要地位,具有一定的抗危機能力。他們逐漸成為以歐美為主導的傳統世界經濟體系外一支不斷壯大的力量,由此,多元化的國際經濟格局初步顯現。

隨著全球金融危機的爆發,歐美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沖擊,為金磚國家進一步登上國際舞臺創造了機遇。危機中,美國大舉救市,憑借美元國際儲備貨幣的地位,大肆印鈔,推出了兩次量化寬松,使持有巨額美元儲備的國家遭受嚴重損失,而外匯儲備占世界75%的金磚國家更是首當其沖。在此時,中國站出來挑戰美元霸權,隨后得到其他金磚國家的響應。此后,金磚國家很快發現了更多的共同訴求,改革貨幣體系、改變經濟結構以及增強新興市場地位等。

2011年4月,金磚國家共同發表的《三亞宣言》稱,支持國際貨幣體系改革,以建立能提供穩定性和確定性的擁有廣泛基礎的國際貨幣儲備體系。外界普遍認為,這一說法顯然表明“金磚五國”支持削弱美元作為世界主要儲備貨幣的地位。

此外,金磚國家銀行合作機制成員還簽署了《金磚國家銀行合作機制金融合作框架協議》,將穩步擴大本幣結算和貸款的業務規模,服務金磚國家間貿易和投資的便利化。金磚國家之間推動本幣結算,不僅符合各方的共同利益,也可以減少五國因為美元利率波動帶來的風險。就人民幣而言,目前只是在周邊國家進行貿易結算,五國推進本幣結算之后,將使人民幣結算不僅在周邊國家而且在巴西等距離較遠的國家,不僅在小國而且在“金磚五國”等大國之間的貿易進行結算,使得人民幣進入正規貿易的結算系統中,推進人民幣的國際化。早於2010年,中國就開始嘗試與俄羅斯之間進行本幣結算。這也是金磚國家試圖擺脫美元霸權的嘗試,這也是世界歷史上,第一次有一個群體性的新興大國向貨幣霸權提出挑戰。

金磚國家不僅加強相互合作,他們正在學會憑借自身的實力向舊經濟秩序發出自己的聲音,以增強在世界經濟格局中的地位。

今年5月的IMF總裁選舉,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就此回答記者提問時說,“IMF高級管理層的構成應該更好地反映世界經濟格局的變化和新興市場的代表性”,隨后,“金磚五國”發表了一個聯合聲明,呼吁放棄這樣一種陳腐的不成文的慣例——IMF總裁必須來自歐洲地區,稱對於這樣一個國際性的IMF組織的合法性和有效性來講,應當有適當比例的新興市場代表,這一點非常重要。

愈演愈烈的歐洲債務危機中,7國集團意大利就曾向巴西、俄羅斯求援。最近,金磚國家提出可以向歐元區提供資金援助,不過前提是必須通過IMF,希望IMF盡快深化改革,增加新興經濟體在IMF內更大的話語權。

角色影響力

除了經濟議題,新興經濟體在全球政治上的重要性也日益顯現。由於富裕國家自顧不暇,金磚國家正在日益影響著更貧困國家的發展前景。“南南合作”的愿景從未如此名副其實。《經濟學家》雜志認為,金磚國家的援助對貧困國家的重要性等同於柏林墻的倒塌對東歐的重要性。

數據顯示,2008~2009年金融危機最為嚴重的時候,非洲吸引外商直接投資下降了約三分之一,但是來自中國的投資飆升了80%。從貿易上看,貧困國家向發達國家出口降幅遠遠大於向新興市場國家的出口降幅。實際上,金磚國家的經濟結構與貧困國家的經濟互補性更強。1998~2008年,非洲貿易增長30%,速度遠超過任何一個發展中地區。

據一家英國智庫“海外開發協會”研究顯示,在所關注的貧困國家中,有四分之三的國家增加了同中等收入國家的貿易。2010年,金磚國家與低收入國家的貿易占60%,過去十年中,金磚國家與低收入國家雙邊貿易以25%的速度增長。雖然,美國與歐洲仍然是貧困國家的主要貿易對象,但是份額已經由1980年的60%下降到2009年的45%。

由於貿易量的急劇增長,金磚國家都成為非洲大陸具有影響力的角色。正如南非標準銀行認為,正是金磚國家而非發達國家,重新定義了非洲在全球經濟中的作用,即商業需求和利益分享。

除了經貿關係,金磚國家積極發展同非洲等貧困國家的關係。去年3月,斯里蘭卡從中國獲得2.9億美元興建國際機場,同時從印度獲得6700萬美元改進鐵路。當蘇丹無法償還340億美元外債的時候,選擇向中國、印度和海灣區域發展基金求助。印度在中國之后向坦桑尼亞提供農業信貸來幫助金融機構走出困境。

中國對非洲的基礎設施投資非常重要。歷史上,中國對非洲的援助就是從基礎設施開始。至今,已經有35個非洲國家同中國簽有基礎設施建設融資協議。從2005~2009年,中國對非洲基礎設施建設投資保持在每年50億美元左右,相當於中國五年內對非洲全部投資的54%。根據南非標準銀行的報告,截至2015年,總價值大約1000億美元中至少40%的中非貿易將由人民幣結算。

印度也在積極對非洲投資,包括對非洲油田、金礦、銅礦等,也包括基礎設施和服務投資。從2000年到2008年,印度對非洲的直接投資從2.43億美元增加到24億美元。印度進口石油的15%,來自對利比亞和尼日利亞投資的油田。僅在埃及,印度就投資了40個項目,總額為8.5億美元。

除了中國和印度對非洲等貧困國家大量投資外,從2009年開始,金磚國家同非洲達成了大量的協議。巴西自盧拉上臺后,在非洲大陸投資總計100億美元,增加了33個駐非洲使館,加強與非洲的關係。金磚國家正在改變國際發達國家在非洲等更貧困地區的援助模式,影響著更貧困國家與發達國家和新興經濟體的關係格局。

與發達國家經濟導向投資不同,金磚國家對貧困地區的投資和貿易更傾向於外交政策導向,并承諾為貧困地區的經濟增長和基礎設施建設提供更多的幫助。他們從金磚國家大量的基礎設施投資中受益。比如,今年5月的“印度-非洲論壇”上,印度繼續承諾向非洲國家提供大量援助。

金磚國家對貧困地區的援助經常受到發達國家的詬病,被稱為“無賴捐助者”,經常面對種種猜疑和評論。新興經濟體紛紛積極主動建立對非經濟關係的努力,無疑給貧困地區帶來新的希望。南非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的SanushaNaidu教授提出,非洲不再是絕望的大陸,而是增長和充滿希望的大陸,在國際金融組織中,非洲的聲音得到更多的重視。非洲正在通過金磚國家的幫助實現經濟增長,在未來還可以利用新資源外交構建起有效的制衡。毫無疑問,新興經濟體促進了非洲大陸的發展。

在諸如氣候變化等領域,金磚國家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也開始表達自身的訴求。在哥本哈根會議上,印度和中國雖然在許多問題上存在分歧,但在氣候變化問題上完全站在一起,承認共同而有區別的責任,堅持《京都議定書》的規定,共同打掉了發達國家準備強加給發展中國家的一些過高的標準和要求。

緊密合作待解

目前,金磚國家已經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新的中心,新興國家群體性崛起加強了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的趨勢,成為美國和歐洲主導的國際體系的挑戰,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從各項數據來看,金磚國家盡管金光閃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Vin の財經部落 的頭像
KeVin の財經部落

KeVin の 財經部落

KeVin の財經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