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的未來:經濟亞洲化 文化歐洲化

鉅亨網新聞中心 (來源:財匯資訊,摘自:第一財經日報) 2011-12-30 05:01:05      

如今我們已經如此習慣於驚人的變化,以至於它們很難抓住我們的眼球。但在即將過去的一年,俄羅斯的國際環境還是發生了若干重大變化。

如今我們已經如此習慣於驚人的變化,以至於它們很難抓住我們的眼球。但在即將過去的一年,俄羅斯的國際環境還是發生了若干重大變化。

近年來,與危機相關的種種問題因歐盟無力迅速解決而日漸堆積,現已是積重難返。我們的近鄰、伙伴和潛在的同盟陷入了一場系統性的危機之中,這讓其難以迅速恢復原樣。如要避免歐洲一體化的大廈分崩離析,歐盟要么將歐元區一分為二,要么迫使一些國家退出歐元區。

這場危機對於俄羅斯而言事關重大,不僅因為它會進一步降低歐洲增長速度,加重世界經濟的停滯程度,引發第二波全球經濟危機或促使油氣需求暴跌。它還對俄羅斯傳統的以歐洲為導向的定位產生了新的沖擊,而這一直是俄羅斯經濟、政治、社會現代化和社會發展的最重要源泉。

最重要的是,近期,歐洲危機使歐盟和一大部分歐盟成員國無緣成為俄羅斯的伙伴。歐盟自身可能不得不進一步萎縮。這次危機推遲了俄羅斯與歐洲一起創立經濟、能源和人道主義共同空間的機遇。以商界為首的歐洲精英頗為認同建立這一共同空間的必要性。緩和渠道的缺失將使導致俄羅斯和歐盟分離的次生問題再次浮出水面。現在看來,俄羅斯與歐盟的關係將陷入僵局。

俄美關係“重置”的可能性不大,因為兩國關係的新議程從未被實質化,也沒有“重置”的動力。美國政治精英層分裂使非常富有建設性的當政者無法施展拳腳,俄羅斯應做好準備迎接更加保守的勢力在美國上臺,但希望不是極端保守的勢力。美國保守派領導可能試圖進行里根主義式的地緣政治報復,但這可能使美國在新世界中遭受更加沉重的失敗。而且這可能將莫斯科推向與華盛頓對抗的既定之路,於俄羅斯無益。處理好與美國的關係將使俄羅斯在與其他權力中心的交往過程中站穩腳跟,如果處理不好就將削弱俄羅斯的立場。

此外,對抗將分散俄羅斯經濟和社會改革的資源,甚至會迫使俄羅斯的政策“越界”:一面是勢在必行的經濟復甦和軍隊改革,另一面則是曾經導致國家垮臺的軍備競賽。三十年前,對異乎神秘的里根星球大戰計劃的過激反應成為致使蘇聯這艘旗艦沉沒的最後一個大洞。

不論如何,將俄羅斯的外交政策重心轉向美國也是沒有前途的。我們只希望損害能被控制在合理的程度,而且我們將默默地向其他方向邁進。有時候對俄羅斯而言,轉向西方只是條歧路,或者更糟糕,是一條置自身於不必要的對抗之中的歧路。

南方的情勢看起來也不甚樂觀。受到“阿拉伯之春”震盪的穆斯林世界正在進入一個更加不穩定和衰退的時期。以色列身陷絕境。對伊朗進行軍事進攻并非不可能。新一輪危機橫掃這一區域的可能性極大。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可能會使阿富汗的鄰國再次遭受威脅,包括前蘇聯地區的中亞各國在內。

在即將過去的一年中,俄羅斯曾提出與哈薩克斯坦和白俄羅斯建立歐亞聯盟,這一構想很有前景,但卻很難實現并且耗資巨大。該構想之所以前途光明是因為在未來幾年內俄羅斯不大可能與歐洲結盟,與中國的聯盟也行不通。但俄羅斯至少得鞏固自己的權力中心。

歐洲無法解決的問題,隱性的危機和美國政界的分裂,西方世界及其他國家對中國飛速崛起的恐懼,爭奪資源的新一輪競爭——以上種種變化客觀上開啟了一個新局面,可以稱之為世界大戰的前奏。但我對此并不恐慌,其原因之一是當今世界,尤其是俄羅斯和美國擁有大量的核武器,對核武器的恐懼使世界大戰打不起來。然而爆發大規模戰爭的可能性卻在增加,尤其在廣大的中東地區。

在當前世界局勢下,俄羅斯該如何應對?

第一,俄羅斯應該避免身陷沖突,因為沖突會耗費俄羅斯最近才開始建立起來的仍然相當有限的權力。我們應該吸取其他國家的教訓。20世紀90年代末,美國的巨大權力隨著入侵阿富汗和伊拉克而煙消云散。法國和英國將北約拖進對付卡扎菲的戰爭,以顯示兩國不可小覷。但事與愿違,消滅了利比亞領導人,他們不僅無所斬獲,反而頭痛不已,因為更加好戰的反西方政權越來越多。隨著歐債危機浪潮的襲來,“勝利”在數周之內就被沖刷的無影無蹤。

第二,加速武裝軍隊現代化,事實上也確應如此,包括提升戰略潛力,防止未來被反彈道導彈的軍備競賽所削弱。

第三,認真對待歐亞聯盟,因為中亞國家不會不請自來。俄羅斯應該在安全問題上向他們提供幫助。俄羅斯還應與中國和印度合作,通過更多地參與上海合作組織的活動來給予他們支持,以確保這些國家最低限度的經濟穩定。俄羅斯甚至可以爭取到美國和歐盟的支持。暫不考慮新蘇聯戰略的種種憂懼,不論美國還是歐盟都沒有能力強化他們目前在中亞的地位。也許,他們永遠都做不到。莫斯科是否會重新關注歐盟的中亞倡議?不會的,因為這一倡議已經沒什么前景。看看納布科天然氣管道項目現在怎么樣了?西方國家已經放棄了這條管道,只是沒有正式承認。

俄羅斯最終還得確定這一聯盟的邊界。一個周全的做法是沿著哈薩克斯坦北部邊界共同建設邊防設施。烏克蘭還沒有加入這個聯盟。歐盟的看法目前還不得而知。這個聯盟不可能自行延續。如果俄羅斯及其盟國可以保持穩定地國內發展,情況將對他們愈加有利。

第四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持續了八個世紀的“亞洲威脅論”和后工業現代化之夢使俄羅斯錯過了搭上亞洲經濟火車頭的機遇——而美國做到了。俄羅斯讓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變成了“不毛之地”。

但過去兩年的情況已經開始發生變化。一系列政治姿態和聲明都暗示著俄羅斯正向亞洲轉向。在符拉迪沃斯托克舉行的APEC峰會能幫俄羅斯完成這一轉身。

西伯利亞和俄羅斯遠東地區不能僅變成新亞洲的礦產、能源和農業基地,還要成為俄羅斯新亞洲政策和自身經濟增長的中堅力量。這個地區不能僅作為俄羅斯與西方百年僵持的大后方——雖然現在僵持已然結束。這片廣袤的地區荒廢已久,并可能會從一塊寶地變成俄羅斯的債務和孱弱之地。

廣闊的市場已經在東方出現。俄羅斯必須利用這一優勢,加大在西伯利亞和遠東地區基礎設施的投資力度,并盡一切努力吸引來自中國、日本、韓國、美國和東南亞國家的技術和資本。這將使俄羅斯的亞洲地區成為冉冉升起的亞洲市場的食品、原材料和能源的主要供應地,俄羅斯在世界中的地位也將因此得到巨大提升。

俄羅斯還在疑慮,在找尋一個大機遇。我們應該從開發我們腳下的這塊土地開始。俄羅斯的亞洲地區的發展將為俄羅斯國內發展起到強有力的促進作用。此外,通過在亞洲立足,俄羅斯可能在21世紀成為真正的強國。

只要我們放棄蘇聯式的路徑,拋棄毫無意義的百年恐懼症,這些是可以實現的。

在20世紀結束以前,人們普遍認為歐洲式道路是進步的。而當前的事實表明,對於俄羅斯而言,進步即意味著在經濟上越來越亞洲化,而文化上保持歐洲化,還意味著合理地運用競爭優勢,包括軍事領域的優勢和極佳的歷史機遇。

(作者系俄羅斯外交與國防政策委員會主席、俄羅斯國立高等經濟大學世界經濟與國際事務學院院長,曾任俄羅斯總統葉利欽和普京的外交顧問。第一財經研究院助理研究員薛松、研究員李東超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Vin の財經部落 的頭像
KeVin の財經部落

KeVin の 財經部落

KeVin の財經部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